每當看到感人至深的愛情故事,思緒就會不受控制,如同困久的野獸,脫的野馬,四處亂竄,狂躁難耐。
我與她的相遇,並非偶遇般的浪漫,也非刻意般的做作,而是平常間的相見,平淡中的相識。那年我十七歲,在一所高中門口的小店中打工,而她是剛入高中的新生,很出,很完美,高高的個子,白皙的皮膚,漂亮的臉蛋,因從小學習藝術的緣故,渾身上下透露著一種渾然天成的氣質,從見到她的那一刻開始,就對她深深著迷,期待著有一天自己與她能夠浪漫邂逅。
幸福總是來的迅速而倉促,令人措手不及,無暇回味。那天下午如往常一樣,學生們都已開始上課,無聊的我獨自坐在電視機前玩著遊戲,這時,門上的鈴鐺,叮當響起,我知道有人走了進來,而我依然是沈迷于遊戲中,隨意地應付著:隨便坐,稍等片刻。此時,甜美的聲音傳來:這老套的遊戲你還玩的這起勁啊,趕緊給我來杯可樂,渴死我了。我不由自主地回望一眼,而就是這一眼卻讓我定格在原地,原來是她,自己朝思暮想的夢中情人,一時大腦短路,思緒停頓,近距離的她竟是那般美麗,令人窒息,令人神往,典雅中透露著俏皮,可愛中透露著機靈,回想起見她的第一眼時,只覺她可望而不可及,此時卻是親和力十足。她的突然出現,讓我心若脫兔,激動萬分,了掩飾自己的尷尬,我一邊她准備著可樂,一邊問道:你怎不上課?她隨口答道:這節是體育課,自由活動,而後突然用疑惑的目光看著我問道:你怎知道我是學生,還是這所學校的?我緊張地趕緊低頭,喃喃道:我猜的。她聽後淺笑道:猜的這准啊,你不去算命真是可惜了這份天賦呢。就這樣我們有了不算浪漫,不算唐突的開始,那天下午她坐了半小時才走,而我們也聊了半個小時,基本都是她問我答,而每次答完都要遭受她取笑一番。在將她送出門口的時候才注意到,原來她一直穿著校服,而校服上清楚的寫著所在學校,難怪她一直笑著說我不是一般的笨,而是笨的相當可以,恐怕這蹩腳的借口也只有笨蛋才想的出來。
慢慢地我們熟絡起來,也認識了她的一些哥們,她也時常會一個人偷偷地跑來幫我,而給出的理由是:我只是逃課的時候想找個地方呆著。在那段平淡而溫馨的日子裏,她時常會來找我聊天,順便占點小便宜,找點她所喜歡的東西,偶爾也會跟她的朋友一起拿我開涮,因性格木,所以每次我都只是笑笑,不置可否,而她似乎更喜歡看到我傻乎乎的笑容,每當此時她都會開懷大笑,絲毫不顧及矜持與形象,但不可否認的是她的笑容確實很美,足以讓我沈迷,讓我醉倒,或許即使她平常的一顰一笑也會令自己神魂顛倒吧,因我知道自己已經愛上了她,愛的不能自拔,愛的迷失了自我。
快樂的日子總是過得飛快,幸福的時光總是匆匆而過,轉眼間她已高三,即將結束3年的高中生涯。隨著時間推移,日子越來越少,而我的心也越來越緊張,想向她表白卻不知該如何開口,想送她禮物卻又怕她拒絕,在說與不說中矛盾著,在送與不送中猶豫著,直至她的又一次出現,才將我從糾結中帶出。這天下午,她跟朋友一起來到店裏,與往常一樣,依然是老地方,依然是可樂加冰,依然是拿我開涮,依然是開懷大笑,唯一不同的是,停留在我身上的目光似乎比以往都要久,都要複雜,開了一會玩笑,她讓我坐到她的對面,從坐下的那一刻開始,她就緊緊地盯著我的眼睛,而我也如她一樣,我們就這樣靜靜地坐著,深深地望著,思緒在一瞬間奔湧而出,回憶起與她在一起的點點滴滴,回味著她的一顰一笑,想起她的一個個笑臉,憶起她曾經說過的一句句話語,那得清晰,那得深刻,仿若昨日,宛若方才。3年的時光,彈指一揮間,光陰似水,轉瞬即逝,不知她將要去往何方,不知她是否還會回來,不知她是否能夠將我留在心底,不知她是否能夠記得曾屬于我們的點滴記憶。兩個人就這樣靜坐著,幹瞪著,擺脫了周圍的喧囂背景,超脫了塵世的煩亂嘈雜,只是靜靜的對望,相顧無言,我知道她在等我開口,而我卻始終說不出口。那一天,她走的很決絕,未曾回眸淺笑,不曾停留半分。我不知道她走後的心情如何,而我確是糟糕透頂,痛苦萬分,白天無精打采,夜裏難以入睡,度日如年。
這段回憶至今已有3年之久,3年的光陰,在快樂中度過會很快,而在懷念與回憶中度過,確是痛苦難耐。已是3年時光,她也從國外回來,清楚的知道她在自己心目中的地位,對她的用情之深,真愛之切,我根本就無法將她忘記,無法將3年的回憶抹

[1][2]下一頁